顾巧巧

王凯痴£楼诚痴£名顾瑶£爱三国
讲故事
我喜欢讲故事
我不会那么那么华丽的语言
但我会尽我所能
描绘我心里的那些

【楼诚】何物为眼睛

明楼在十七年前就记住了那双眼睛
在那之前以后他觉得任何都不配被称为眼睛
小孩子穿着对襟的蓝布袄仰头看着他
浑身一个激灵,明楼的心便在颤抖了
真漂亮的眼睛
柔和的曲线构成弯弯的杏眼轮廓
不对,那也不全是柔和
极其温柔而又带着风骨的样子,实在是太美好了
圆月样子的眼白包裹着桂圆核一般的瞳仁
黑白分配恰到好处
眼角弯着,瞳仁里盛着一泓清泉
他在笑,快看啊他在笑
“明先生”
啊真好听
这才是眼睛这才是拯救人心灵的声音




别嫌弃我
很想写的

跟一个认识的小姐姐买了水晶手链
明天发货真的超级期待啊
小姐姐告诉我每一个水晶生来便属于一个人
海宝蓝草莓晶东陵玉薰衣草紫晶
最后还是选了薰衣草虽然更属意东陵玉
但是听说能助考运还是很期待
你说那颗圆圆的小珠是不是等了这么多年
在等着和我相见呢

自认是个讨人厌的人

但最近很需要抱

说话已经很少了可是一说话还是很得罪人

不明白自己的嘴巴怎么这样

好啦最后给巧巧自己加个油

巧巧

加油加油!

【楼诚】并肩

阿诚初到明家

按小说的时间线走

阿诚坐在明楼的书桌前沉思。他还穿着明楼旧时的衣服,宽大的衣服在他的手腕脚腕上晃悠。他轻轻摸着明楼的牛皮本,上面写着很漂亮的字,他不认字的,但他也从内心觉得,真好看。那些笔画好像它们天生就该如此一般落在纸页上,彼此支成那样好看的结构出来。



明楼正在门外忙活,他昨天把阿诚抱回来,看清楚他身上一道道青紫以后,他噌地站起来,给阿诚叫来医生,做好吃食,给木匠打电话要一张瘦长一些的小床,高低要和他的床一样的。



阿诚缩在明楼的被子,尽管他很久没有进过这样温暖的屋子,也从来没有盖过如此柔软的棉被,但他一点不觉得舒坦。他觉得自己身上的脏衣服与此处格格不入,他有些畏缩,但也没处可去,只得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挺多人在明楼的指挥下忙忙碌碌,楼梯被踩的咚咚响,阿诚侧耳听着,希望明先生赶紧回房间里来。



明楼终于回来了。门被推开,穿着厚西装的明楼抱着一套衣服,笑意吟吟地走近阿诚。阿诚的眼睛也被他看得弯了起来,明楼坐在床边,抓住阿诚的手“不用怕,你以后就住在这里。来,先换身衣服。”



明楼给阿诚换衣服,阿诚破破烂烂的絮袄和布裤被明楼的西装所代替,身上的伤口被医生上了药,裹好绷带,整个人一下子显得齐整起来。



明楼亲自给阿诚洗了头发,又领他吃了晚饭。晚上,大多仆人回了房,明镜怕阿诚怕生,明台欺生,领明台出去住几个晚上。



阿诚坐在沙发上,眼睛小心翼翼地盯住明楼,明楼温和地一笑,说“我给你弹钢琴听,好不好?”阿诚眯着眼睛点头。他知道什么是钢琴,挽婧路上有一家卖琴的,很多先生小姐进进出出,他听过的,很好听。



明楼掀起盖子,望一眼远远坐在沙发上的阿诚,搬来一张板凳“快,坐这里。”阿诚立刻走过来,坐在凳子上听。



明楼随手弹起一段曲子,阿诚望着明楼翻飞的手指,眼睛里有光在闪。好听,不过和琴行里的那些先生小姐不同,他觉得,明楼的曲子,他能听懂,曲子的情,他能听懂。



明楼合住盖子,俯下身问阿诚“怎么样?”阿诚抿着嘴笑“先生安慰阿诚呢,阿诚很高兴”明楼一愣“这明明就是首刁钻的曲子,你怎么知道我在安慰你?”阿诚仰起头,眼睛里发光“我能听懂的,明先生,阿诚能听懂你的曲子”



明楼一怔,转而笑得极为高兴“阿诚,阿诚。先生遇你,方知钟子期遇俞伯牙,高山流水遇知音。”阿诚有些丧气“阿诚听不懂,先生。”



明楼眨眨眼睛,笑了两声“不怕,我可以告诉你,你以后就是明家的人。时间虽短,我一点一点告诉你,你愿意听,一定能够来得及。”



阿诚突然站起来“先生,我……”明楼扶住他的肩膀站起来“阿诚,你瞧,等你的肩膀长得跟我一样高时,我们便能并肩了”





写得乱
别嫌弃
巧巧一直在
爱你们呐~

哭呜呜
忙于学业脑洞稀缺
想写楼诚可是脑洞稀缺急需吃粮
想写玄亮可是三国的背景是一个大坑
七月八月去买三国志和地图
立志要写一个长篇

巧剪裁心意


设定
明楼背景不变阿诚是寻常人家的孩子是个裁缝铺老板两人不认识






明楼很喜欢苏绣这个东西,从小自己的姐姐就喜欢绣花的物什,旗袍,发带,绣鞋,化妆盒,锦缎被。



明楼听姐姐说什么滚针盘针,虽然听不懂,却越发打心底里喜欢这样东西,尽管出于各种原因并没有了解那么多。



阿诚喜欢的是那种裁剪得当的料子。什么装饰都不加,就要两颗袖口,越夺目越好,举手投足两枚优雅的光闪在手腕边。



尽管阿诚是个裁缝铺的裁缝,但他很少做这样的。一般来说,富家子弟都要花哨,而老些的吝啬哪里肯花两颗好看袖口的钱。而那些会穿这些衣服的人,却大多穿不出那种气度。



小姑娘阿香欢快地跟明楼说“大少爷,大小姐瞧见一家好裁缝铺子,要你明天去做西装呢”明楼微笑着点头,姐姐的一个大爱好就是给明楼找好裁缝铺子。



第二天中午,阿诚脖子上挂着一根皮尺靠着桌子打瞌睡时,进来一位风度翩翩的先生。



阿诚抬眼一看,迷蒙的大脑一下子清晰地要命,眨了眨眼睛,两眼都要发出光来。



明楼微微一笑“先生,家姐说您这里西服做得漂亮,所以我来订一套衣服。”阿诚站起来,弯腰道“多谢小姐赏识,不知这位先生打算做套什么样的”



明楼轻轻伸出一只手来“听说先生识人的本领很强,家姐的旗袍便是先生挑的料子,选的绣娘。家姐很满意,不知明楼可有家姐那样的荣幸?”



阿诚一愣,哦,是了,半月前那位气度不凡的小姐,原来是他姐姐。明楼,是叫明楼,阿诚在心中暗暗肯定一声。



阿诚撕下一张订衣单,“实乃阿诚的荣幸,那么”阿诚揪下脖子上的皮尺“明先生可否有空?不如我先给明先生量量尺寸”



阿诚,是叫阿诚,明楼在心中默默赞叹一声。明楼走近阿诚一步“当然有空,我是专程来的,阿诚先生,请吧。”



阿诚连连摆手“阿诚可担不起这声先生,不过是个裁缝罢了。”明楼微微一笑。阿诚举起皮尺,去量尺寸。



阿诚个子很高,这位明先生却比他还要高一厘米,阿诚量他的肩宽,臂长,腰围。越量越感叹,真是一个天造的人哪。



明楼看着阿诚在他身边忙活,纤细的手指捻着皮尺轻轻靠在明楼的肩膀,手腕,髋骨上。真好啊,明楼竟一下想不起来夸人的词儿了,就是在想,真好,真好。



明楼接过阿诚递过来的取衣单,兴趣很浓地笑“不知何时能取?”阿诚合上笔盖,抬起头应着明楼笑“先生若是着急,十天以后来取,如何?”



明楼点头,走出门口,却又回过头“阿诚先生,最好是带衬衫,可以当礼服衬衫的”阿诚笑了,急忙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还真是有默契。



明楼脚步轻快地走向汽车,他就在等着这一套衣服了。这位大裁缝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大概是个tbc





今天二模估分的时候眼睛肿着
老师问我是不是没考好
无法回答
论萌上一对横竖都是BE的cp的苦
不过这个夏天
要一起加油


萌上刘备×诸葛亮
我萌的cp注定是BE(手动再见
对于丞相超级服气那一种
无关借东风草船借箭空城计
就单服气丞相的忠勇
27岁出山过27年后命陨五丈原
把一个风雨飘摇的季汉硬是扶了十年
把整夜睡眠和所有心血交付季汉
真的服气到爆炸

太难了

【楼诚】喷嚏

阿诚先生感冒了。



一个喷嚏一个喷嚏地打,明先生很担心。阿诚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时候,明楼扬着嘴角想说一句早安,阿诚先生打了一个喷嚏。



阿诚先生拉开车门,阿诚想跟明楼说先生请上车,嘴刚刚张开,就变成了一个大喷嚏。



李秘书诚惶诚恐地递给阿诚先生一杯咖啡,阿诚在伸出手接咖啡时想说一句谢谢,话到嘴边成了一个喷嚏。李秘书精心泡的咖啡,扣在地上了。



阿诚先生在明先生办公室打电话,打完电话还没放到底座上,一个喷嚏,电话直接掉进明先生的咖啡里。



明先生兴致勃勃地递给阿诚感冒药的时候,阿诚先生努力克制那个呼之欲出的喷嚏。



当然



没克制住。感冒药洒了,被子掉了,骨碌骨碌滚出去好远。阿诚先生也由于喷嚏的惯性,向前一倒,撞进明先生的怀里。



明先生一把搂住阿诚先生,温温地说“算了,不要感冒药了,我最管用了。”



第二天,阿诚先生的感冒奇迹般地好了。





巧巧最近忙成一根草
有一点点仓促的小段子你们不要嫌弃我啦

【楼诚】山长水远知何处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相见未恋】 @楼诚深夜60分
我注意到的,是还未相恋,却已白头

我想就是一再错过,一再束缚内心的后果。

#BE预警





明楼老了的时候,喜欢披着旧绿棉衣,手指夹着一根烟卷,就这么坐在江边。



阿诚在江的另一边。阿诚在文革初,被调到了江的东岸,明楼还在江的西岸。



等到风波稍稍平息,阿诚费了好大的劲,回了西岸。阿诚到处打探明楼的消息,后来终于有位老朋友告诉他,明楼结了婚,和媳妇一起搬到东岸去了。



阿诚仍是盼着去寻明楼,风波彻底过去以后,又去了东岸。



仍是没有明楼的影子。阿诚心里明白,这样动荡的日子既然过去了,先生一定会回去守着明家的那方土地。



他从一开始,就迟了一步,再也没机会见明楼一面了。阿诚的身体并不太好,年少埋下的病根,老来都与他算账来了。



阿诚收了一个小男孩做小徒弟,年轻时的一身本事,再放在年轻人身上,哪一样,都能活下去。



阿诚不图什么,只图自己了了以后,有个人能给自己入了土,拔拔草。



阿诚最后的最后,也没再见明楼一面。阿诚犹记得,和明楼分别的时候,明楼把一件棉袄裹在自己身上。



明楼笑着,跟他说“阿诚,你放心。过些日子,我们还能在一起。”



阿诚把自己的心思带进了东岸的土里,阿诚活了挺久的,可他总在想明楼。看着自己一天天白起来的头发,偻起来的脊梁,阿诚说到底,还是有些后悔的,恨自己就是不肯说出心思。



可是阿诚也清楚,再来一次,自己照样不敢。横亘在他们中间的东西太多太多,他自己实在不敢舍了那一份兄弟情义,一份乱世中互为软肋的情意。



阿诚十七年未见明楼,他闭眼的一瞬间,想着自己两鬓苍白,心里存了一份恨意。



明楼在文革初,终于成了孤身一人。大姐和明台在北平,明堂一家全部搬回苏州。



上海的西岸,只剩了明楼一个人。明楼内心从未有如此孤寂的时候,明楼日日夜夜想自己年少时领回来的那个孩子。



明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明楼终于和组织上的一个女人结了婚,其实也不过搭伙过日子罢了,女人的家在东岸,明楼想去找阿诚。



阿诚却已经回西岸了,明楼站在阿诚的小房子前,想起自己对阿诚说他们终归会在一起的。我要食言了。明楼这样想。



明楼认领了一个孩子,风波过去的时候,明楼带着妻儿回了西岸,买下了明家那块地皮。他要守着明家。



明楼仍旧没找到阿诚,我们终究得错过一辈子了。明楼看着妻儿,这样想。虽没改姓,却换了名字,去了身份。



明楼早就隐隐约约地,明白了阿诚的心思。可是阿诚不敢说,明楼也不敢说,他们两个的顾忌,实在是太多了。



明楼闭眼的时候,摸了摸自己的白发,叹了一口气,不知阿诚,是何摸样。



阿诚与明楼,十七年未见。
明楼与阿诚,二十一年未见。



闭眼的一瞬间,心里想的念的都是彼此。明楼存了悔,阿诚存了恨。



明明心意相通,明明乱世相依偎,却偏偏没结果。



隔了一条黄浦江,距离让那些默契用不着了。
心里存了爱意,却几千个日夜不见。
还未相恋,却已白头。





希望是赶上啦

【楼诚】巧思结愁肠

大概故事:日记形式 ,不连续 ,另外,我超级喜欢巧这个字。人事千万,缘愁全落在这一个巧字身上。

这篇是故事开头  按剧里的线来走






我叫阿巧,我姓顾,来明家也有大概快五年了吧。我的爹娘大约在我9岁的时候就没了,我们的村子里闹饥荒,大多数人都往外逃,我的爹娘还略有一点文化,有隐隐约约的梦想和坚定的信念,要留在村子里。



我爹死的时候已经瘦成了皮包骨,我跪在他床边,他看着我笑,道,阿巧,你的名字啊,是我和你娘想了十个月的,你啊,一定能应了这么一个巧字。



我呜咽着点头,说,我记住了,爹,我记住了。



我爹握着我的手说,阿巧,你虽然是女儿,但是现在的中国不容考虑什么男女,阿巧,你别辜负我和你娘。



我泣不成声,断断续续地答应,爹,你放心。



我爹去了以后,一卷草席伴着他入土。我那时并不能理解这是多凄凉的一件事,但也觉得浑身瑟瑟发抖,难过得只想哭。过了三天,我娘把我送到孤儿院门口,勒令我不许跟着她,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



我在孤儿院过了三年,孤寂贫乏,我想去外面寻个工作,明家当时在招女佣,我便去试运气。



没想到,我却从此有了吃穿住的地方,我从孤儿院拿来几件衣服和一双鞋子,还有一本我在街上捡到的一本残缺的破破烂烂的书。


我在厨房做事,早起洗菜,打扫厨房,给几个姨姨打下手,晚上洗碗筷,打扫厨房,睡在下人房。



就这么碌碌无为地,我就到了十六岁。我觉得我对不起我爹,七年来,我除了挨日子便没做任何有意义的事。谁知这个时候的我的人生迎来最跌宕起伏的一段,大少爷和阿诚哥回来了。



我并不认识他们,他们回来的那个晚上我正蹲在厨房门口擦地,恍然一声门响,我一抬头,就看见两个人。



翩翩风度,远胜我爹不知多少,但我在他们身上仿佛又看到我爹的那么一点点影子,我看愣了,阿香姐姐把我推进去,自己走过去与他们说着话。



我躲在门缝里面看,看的呆住了,直到阿香姐姐猛地一拍我,我才看向她,结结巴巴地问,阿香姐姐,他们是谁啊。



阿香便告诉我,刚才提着包的那个是阿诚哥,另一个是大少爷,并告诫我还是别惹他们,大少爷和阿诚哥虽然人温和,但是你若惹了他们,保证环姨让你在明家待不到第二天。



环姨啊,我咂砸舌头,还是摇了摇头。继续擦我的地,心里依旧想着刚才的两个人,过了一会,背后闪出一个影子,我吓了一跳,却是刚才提包的那位阿诚哥。



他看见我也一愣,笑了笑道,你叫什么?什么时候来的明家?我愣愣的说,我叫阿巧,是三年前来的。阿诚哥依旧笑着,我是阿诚,你叫我阿诚哥,阿香呢?



他的笑一直打到我心底,我说话都有些磕绊,阿香姐姐去给大小姐打扫房间了,有什么你问我也可以的,还骄傲地挺了挺胸脯。



阿诚哥继续笑,好,我来给大少爷拿些吃的东西,有粥吗?我暗自庆幸还没洗锅,有的,今天给大小姐熬了百合粥还有些。好,谢谢你了。



他越过我看着锅,拿火温上,熟练地拿出来碗筷在一边等着。他等的很认真,看着锅。偶尔轻轻地搅一下,嘴里默默念着数。



我就在一旁愣愣的看着,原来真的有比环姨还细心的人呐。他又突然回过头来,你发什么呆啊?我回过神,急忙捡起布子来,继续擦我的地。他歪着头看着我,“你别怕我呀,我说了,叫阿诚,你叫我阿诚哥就行。从小叫我哥的人就少”



我又愣一下,顺着他的话喊了一声,阿诚哥。他摸摸我的脑袋,转身去盛了一碗粥。好好做事啊。他嘱咐我一句,便走了。我的脸不禁红了,心也砰砰砰地跳,他的声音真好听呀。直到晚上睡觉,我躺在小床上,心里还是他的笑和声音。



第二天我照常早起,起来看见阿诚哥正在擦皮鞋,他看见我,跟我打了个招呼,“阿巧,你起这么早啊?”我点点头,心里还有一点小兴奋,“是啊,阿诚哥。”不过您起得也很早嘛。他被我逗笑了,还您呢,我说了,叫我哥。“阿诚哥”我有些臊地点了点头,急忙逃到厨房去了。



白菜也被我洗地心不在焉,环姨看见了,一拍我脑袋,干什么呢,很丢了魂似的。我赶紧逃开,环姨瞪我一眼,得了,大少爷和阿诚在外面吃饭呢,“端饭去。”



“是!”我正盼她这一句,赶紧端了白粥就往外跑,听得环姨喊了一句,那是大少爷的。



我把瓷碗轻轻放在大少爷面前,他先是一颔首,又看了我一眼,你叫什么?什么时候来的明家?我不禁一愣,转而一笑,我叫阿巧,来明家三年了。他点了点头,巧,好名字。又问我,你笑什么?



我有些不好意思道,昨天阿诚哥见了我,也问的是我这一句。他抿嘴一笑,扭过头看阿诚哥,是吗?阿诚哥看他一眼,竟有些不好意思,一般人不都那么问嘛。



大小姐恰好下来,我便给她拉开凳子,她看着明楼笑,怎么?看上这孩子了。我羞得转身要跑,大小姐便拽住我的手。



大少爷看了看我,笑道,这孩子眉眼修长清俐,讨人喜欢。大姐什么时候招来的。



大小姐拍了拍我的手,“从孤儿院招来的。”我抬眼一看,恰好看到阿诚哥冲着我一笑,大小姐没看见,接着说,“她父母还是读书人,她呀,还识几个字呢。”



明楼看了看我,颇有兴趣,“是吗。”转头嘱咐阿诚哥,阿诚啊,你改天找几本适合她的书给她看看。阿诚哥点点头,是。
真的吗?我心里盼着,但脸上越发不好意思起来,挣开大小姐的手,红着脸说了一句,大小姐,阿巧回厨房去了。



我刚逃进厨房,环姨便给了我脑袋一记爆栗,干什么呢?丢了魂喽。我摸摸脑袋,朝环姨吐吐舌头,跑到水池旁边洗我的菜。






其实挺久以前写的开头
今天又想写了
希望你们不要嫌弃我